转帖]老吴仁宝葬礼 有人哭也难免有人笑(图)

安徽新闻 2020-01-14126未知admin

  摘要:华西村半个世纪来最有的人的身后事,可谓简朴、克制。华西村的一位干部说,丧事简朴,不仅因为老一贯低调,也因为“他老人家考虑到党正提倡节俭”。老的离世,有人哭,也难免有人笑。中心村和周边村的摩擦,是公开的秘密,并滋生出一批反对者。

  出殡前一天,工人们还在布置吴仁宝的灵堂。吴仁宝生前经常在这里给游客作报告。(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 图)

  前一日的风雨在清晨来临前停歇,人群早早在民族宫外。这是一座典型的苏式礼堂,挑高6米,穹顶是一颗硕大的五角星——酷似大会堂的布局——吴仁宝长年在这里向各客人介绍华西村的成就,多时一天要讲五遍。

  现在,四周的墙已全部蒙上黑幔白纱,遮盖住了琳琅满目的书画、题字。巨大的“中国第一村”下边,正中的“华西村线年,来自原局、全委员长。紧挨着的,是1992年的题词,“华西村,中国农村的希望所在”。在两幅题词相隔的8年里,华西村完成了上市。

  吴仁宝是这座“天下第一村”的缔造者。即便在2003年将村一职“交”给四子吴协恩后,他依然是这艘巨轮上无可替代的引航员。

  过去10年里,“老”、“新”成了父子俩固定的称呼,吴仁宝继续以独一无二的嗅觉为村庄把握方向。这场克制而不失隆重的葬礼,遵照了老后事从简的遗嘱,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次“与时俱进”。

  会定于当天上午8时08分,作为华西村的当家人,吴协恩最早来到现场,暂时脱下孝服,穿着衬衣、西服,得体地招呼各客人。吴仁宝在吴协恩11岁时将他过继给村里一户儿子溺死的孙姓人家。所以吴协恩的儿子姓孙,叫孙喜耀,这位“85后”留学归来后,现任村党委委员、华茂计算机技术有限总经理。

  据说,在过继、婚姻等一系列事情上,吴协恩多次父亲。但现在,这个执掌华西村的中年人身上已很难找到倔强的痕迹。他不时用手扶着额头,面露沉痛之色,对记者谈及父亲的过往,以及他们家族的主义。

  8点,一个戴眼镜、扎马尾、皮肤白净的姑娘走到台前,用话筒提请全场安静,“会即将开始”。她叫,是老的孙媳妇,村党委、村委会常务主任。民族宫对她的声音并不陌生,过去几年中,她曾无数次用标准的普通话为来客们翻译老苏南方言的。

  1981年出生的,被视作吴家第三代中的翘楚。3年前,她被任命为华西村新的标志建筑、龙希国际大酒店的总管,并被视作华西村的“三把手”。的丈夫、吴仁宝的长孙吴昊是村党委,管理华西村在墨西哥开办的。他的父亲吴协德是吴仁宝的二儿子,除担任村党委外,还掌管华西村的支柱产业之一:钢铁。

  8点07分,礼堂北侧的门突然开了,风和光一起涌进来,吹开覆盖在门上的白纱,令所有目光在门外那群披麻戴孝的人身上。

  他们鱼贯而入,个子稍矮的是大儿子吴协东,早在1976年,他就成了村支部,后来还当过村长,现在主管村里的另一项支柱产业:产、建筑。

  吴协东的小女儿吴芳显得较成熟。2012年当选江阴市副市长后,她娴熟地处理了的种种争论。吴家子女中,走出华西的仅此一例。即使在整个华西村,她也算是特例。吴芳的丈夫李庆则留在了村里,担任华西集团副总经理,华西村投资亿元兴办的正由他掌控。

  吴协东的大女儿、大女婿,都留在了村里,都是华西村的:吴洁分育,是华西实验学校;女婿孙云南担任华西村股份有限(上市企业)董事长。

  整场葬礼中,老的三子吴协平都不显眼。他常被说成是4个儿子中最“调皮”的一个。多年以前,人们常用他被父亲贬去厨洗碗的故事(仅仅因为他管理下的华西村宾馆使用劣质酱油),证明吴仁宝的严于律己。他现在是华西国际旅行社总经理,在四兄弟中第一个退出序列。

  吴协平的家庭和他一样不显眼,一儿一女都未进入村党委名单。这在四子一女、五个家庭中别无他例。

  英是吴仁宝的独女。她和丈夫缪洪达都任华西村党委。她的女儿分管华西村党务、博物馆;女婿更被委以重任,负责华西村未来的四大发展方向之一:海洋工程。

  如果从穹顶上俯瞰,平时仅容纳数百坐席的礼堂里,千余人排列如兵团。按照事先布置,重要领导、外来领导、无锡市、江阴市领导、江阴机关干部共436人,依次占据台前方最的;吴仁宝一生结下无数,343位友好单位代表站在礼堂北侧,100位亲属、100位华西村班子和150位华士镇代表则站在礼堂南侧。

  18位吴家人和重要领导站在同一区域。东、德、平、恩,吴仁宝用四个儿子的名字纪念国的伟人们;现在,他们的家庭占据了华西村党委将近一半的、职位,在这个党、村、企合一的村庄,把握着整个华西村的经济命脉。

  华西村党委孙海燕对此专门解释:“关键是,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有才,能给华西村做贡献。”

  华西村的观察者、复旦大学教授周怡则曾提出,这种方式与市场经济中的私有家族企业相仿,在华西村集体企业的经济起飞中起支柱作用。

  仪式的第一项议程是老逝世前后,看望、吊唁、发来唁电的人员的名单。吴仁宝在中国的影响力和召力,在名单中展露无遗。台两侧排开的花圈上,都是重量级的名字。

  相对于此前举办过的一系列盛会,华西村52年来最有的人的身后事,可谓简朴、克制。整个华西村都未见悬挂怀念老的,村里的喇叭也只是在出殡时才大声放送了哀乐。负责会布置的江阴花山殡仪馆职工透露,按原本的设计方案,台前应是一片云朵状的花海,现在考虑到从简,改为几排花盆和一排蜡烛。

  华西村的一位干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丧事简朴,不仅因为老一贯低调——出门只吃方便面、茶叶蛋——也因为“他老人家嘱咐仪式从简”,“应该是考虑到党正提倡节俭”。

  这是吴仁宝一生中最后一次为华西村把握。过去的岁月里,这一能力曾是他创造辉煌的关键。他在一些时候“逆潮流而动”。早在1969年,吴仁宝便开办了地下小五金厂;而在1980年代初全国的“分田到户”浪潮中,却集体经济,并以此为基础,使华西村成为中国第一个“电话村”、“彩电村”、“空调村”、“汽车村”、“村”,华西村作为农村样板的名气越来越大。

  他在另一些时候则顺势而为。1992年3月1日,刚准备休息的吴仁宝看到南巡讲话的报道,判断全国经济要大发展,当即召集全村干部,动员一切资金,大囤生产原料,并借贷千万余元用于周转。

  华西村当时购入的铝锭每6000多元,3个月后就涨到了每1.8万多元,经此一役,华西村赚了近亿元,积累了后来发展各项产业的“第一桶金”。

  有认为,在当时的下,作为一个行政村,华西村能从银行贷款千万,利用的是多年以来“先进”的名声。无论这一论断是否正确,华西村由此迎来的大发展进一步确立了它“中国第一村”的地位。

  在和经济之间灵敏地把握切换时机,是吴仁宝做大华西村的。公开资料可见,2002年,投入15亿元的重点项目“北钢”,就得到了省内的帮助。

  这种反复置换的模式,也为华西村的话事者们熟练掌握。周怡在论文中提到,2003年遇见吴协平时,她曾单刀直入地问起,吴仁宝为何将交给协恩。“他不假思索地说了几条,其中提及的一点是‘老四善于用华西的无形资产’。我明白他所指的无形资产即指‘华西’品牌。具体指吴协恩任华西宝昌总经理时,用投入成本较小的系列‘华西烟’、‘华西酒’为集体挣得了较大的利润。”

  所有的判断和置换,现在为吴仁宝换回了高度评价。江阴市委蒋洪亮致悼词时,称其敏锐把握时代脉搏,“是农村建设的卓越带头人”。

  会前一天,一位华西中心村村民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村里每户人家都将得到一个入场名额;但他很快接到电话,因来宾太多,计划有变。

  拥挤并不只出现在会现场。得知老逝世当晚,百余村民就自发到其口,等待分配任务。次日上午,打了几个弯的吊唁队伍充塞了村里的长廊——老早年修起这四通八达的长廊,希望村民间串门从此不再担心雨雪——人们要排两个半小时的队才能来到老遗体前行礼。

  村民、亲属临时充当起秩序者,沿着队伍边走边喊,“靠右边站好了”,留出左侧通道给重要宾客直接通过。

  会前的3天里,共计2万余人来吊唁,治丧委员会收到了1万多个花圈,摆满长廊两侧,致哀者五花八门,既有全国代表申纪兰等知名人物,也有市烹饪协会等各色单位。华西村内,多家个体店铺临时改行卖起了花圈。

  上一次鲜花大卖或许要追溯到2年前的华西村50年庆典。那是华西村发展历程中的,龙希大酒店为此开业,三根巨柱托起的硕大金球从此在358米的高空中焕发光彩,用1金子铸成的世界第一金牛开始迎客,楼顶盘旋的直升机向全世界展示耀眼的财富。

  华西村用那场盛典总结老的成功,其中积累的种种经验也被运用到现在——一个时代的终结。

  如今,吴仁宝已经走到了人生尽头。3月16日,老人在子女们的搀扶下稍微坐起,戴着氧气面罩留下了“开会”和“现在开始,不要来翻花样了”这两句话后,就再也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后事的准备从那时就已正式开始。

  据江阴市花山殡仪馆工作人员透露,馆方当时就派了几个人入住华西村待命,但老在3月18日18时58分离世,还是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以至于花了一个通宵来布置灵堂,以便迎接必然拥挤的人流。

  民族宫台两侧,原本打算贴两个大字:怀念;到了会前一天,改为放大一副挽联,上联“八五风云爱党爱国爱艰辛创业时代先锋沉痛悼念吴仁宝”下联“一生慈亲慈友慈百姓奉献楷模深切缅怀老”。

  3月16日8点半,吴协恩代表家属致答谢词。他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开场。

  新表示,很多人说老去世意味着华西村告别“吴仁宝时代”,“我想说,生命不等于呼吸,重在的延续,父亲用毕生奋斗锻造出的‘吴仁宝’永远不会结束”。

  华西村里放置着一系列英模的雕像,上至战争时期的董存瑞和刘胡兰。现在,吴仁宝自己也可能将进入这一主义楷模的序列。(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 图)

  村党委、主管宣传的孙海燕是老生前最信任的家外人。他坦言,老的离世,有人哭,也难免有人笑。的确,大华西村民67岁的李明(化名)在得知消息后,显得如释重负。

  2001年始,华西村吸纳了周围13个行政村,通过“一分五统”合作(村企分开,经济管理、干部使用、劳动力在同等条件下安排、福利发放、村建规划),形成“大小华西”的格局。华西村内部,将小华西(原来的华西村)称为“中心村”,将大华西(新并入的13个行政村)称作“周边村”。中心村和周边村的摩擦,亦是公开的秘密,并滋生出包括李明在内的一批反对者。

  摩擦、出现在土地、住等问题上,反对者华西村是为了周边村的土地等资源才提出并村。

  但大多数周边村民持不那么激烈的立场。过去的半世纪里,他们看着老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了一个令他们羡慕不已的“中国第一村”。老去世后,一村村民唐龙彪也和不少邻居一样来到灵堂拜祭。尽管中心村和周边村在方方面面都有较大差距,但并村后,唐家三口人每年直接收到福利五千余元,加上在工厂上班的工资,收入高于原来种地。

  事实上,“大小华西”之争还只是华西村面临的争议之一。孙海燕回忆,自从2003年新交以来,种种质疑声就已。

  2011年,当华西村满怀自信地展现50年辉煌成就时,这种质疑也到达了一个高峰,许多报道华西村通过强制村民80%金入股的办法,村民——股金不能兑现,一旦离村,就全部清零;而那一年开业的龙希酒店,正通过提供越来越多的股金消费,为华西村拉动内需提供可能。

  但对这些声音,吴仁宝已无需回应——那已是子孙辈的事情。他就躺在他住了四十多年的两层小楼里。他的遗体左侧的地面上铺满稻草,跪着吴家的女眷;他的右侧站立着一排儿孙。亲属们向每一个祭拜者。

  华西村及邻近村子的村民们赶来参加吴仁宝的葬礼。在这一刻,华西中心村与周边村的“大小华西”之争被暂时弥合了。(南方周末记者 王轶庶 图)

  8时35分,会结束,民族宫里的人们鱼贯而出,汇入礼堂外等候的人群,步行前往吴仁宝的灵堂,作最后的告别。

  在会开始前,一位矮个中年男子就在区里不断呼喊正接受采访的新,自称来自研究会,曾为华西村写过书。

  戴着漂亮围巾的卢铁英和妻子一起举着块长条纸板走在人流中,显得扎眼。他来自甘肃,主营矿业,自制的纸板上有老的照片和两句口,“‘老’是中国新农村城镇化建设的无尽宝藏”、“群众需要更多‘仁宝式’的领头人”。这块纸板很快被夫妻俩在老的遗体前,和老一块接受人们的敬拜。

  吴仁宝正在以一个楷模的方式向他的同道们告别。常德盛是吴仁宝的者,他和他的蒋巷村在江苏当地颇有名气,名片上印满了各种荣誉,作为村、董事长、常熟市委委员,他坦陈,“蒋巷学华西,学了46年,没有华西,就没有新农村典范。”

  吴仁宝正以一种乡土的方式向这座他居住了数十年的旧楼告别。尽管村民大多已搬入了各式,吴仁宝和妻子赵根娣却留守旧楼。参观过这里的记者说,家里有破烂的真皮沙发,也有老当年的偶像寄来的贺卡,“吴仁宝将华西村再三包装,此处却连脱落的墙皮也依旧”。

  吴仁宝正以一种传统的方式向他的子孙们告别。灵堂里传出的声音祝福“吴家子子孙孙活得长”,每句的末尾都拖一声哭腔,几个炮仗紧随着,掉下来纷扬的纸屑。两支长杆翠竹这时从屋里钻出来,由两个看上去未成年的吴家后辈举着,竹叶上吊着符文。

  吴仁宝正以一个党人的方式向他付出了一生的理想之地告别。他的灵柩从里边被十来个村里的年轻人抬出。上边覆盖着两面旗帜,红色的党旗居上,下边的蓝色旗帜印有华西村的标志。

  灵柩、家属队伍、乐队和围观人群随即组合在一起,奏响哀乐,通过长廊。灵柩被装入一辆白色殡车后厢,吴仁宝的四个儿子身穿白色孝服坐入驾驶室,所有参与遗体火化仪式的亲友则坐上紧随其后的数辆巴士。

  人群追逐着车队,钻入每一处缝隙。黑压压的一片里,多是步行者,也有拖拉机、助动车、汽车甚至小板车。

  探出长廊后,车队首先经过了龙凤广场,一旁就是“华西金塔”,顶上的葫芦由3.5公斤黄金镀金而成,一度是华西村富裕的象征;随后进入幸福园,这是一座近几年来修建而成的公园,因为将各类偶像混置其中而广为人知,车队开过园内的大喷泉后,经五位伟人像,进入龙希大酒店外的广场。

  吴仁宝正在以一个管理者的方式向他的下属们告别。车队途经之处,大华西人夹道相迎,华西集团下属企业都分配到了,员工们多为自愿赶来送行,其中不乏落泪者。2001年至今,华西村经过发展、兼并,已由原来的0.96平方公里扩展到30多平方公里,人口也从1600多人扩展到3.5万人。新老早已将村名改为“华西新市村”,希望有朝一日,这里的人口能再上新高,发展为城市。

  直升机一直在头顶盘旋,与大喇叭里奏响的哀乐一起,回荡在耳中。车队在人群的簇拥下驶出华西村,将老的遗体送往长泾殡仪馆火化。

  吴仁宝也正在以一个典型人物的形象,向颂了他几十年的记者和作家们告别。

  高级记者袁养和对吴仁宝四十余年的追踪报道至此画上句,作为老朋友,他也随着人群去灵堂里看了最后一眼。

  “这次来,发现他们很镇定,在老的帮扶下,新越来越成熟,”袁养和在灵堂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对华西的未来建设有比较可行的计划。当然,上还在学习,要达到他父亲的水平,不是一朝一夕。”

  就在前一天,吴协恩也在这个地方遇见了《潇湘晨报》记者。他了对方采访的请求。新认为,有些非主流的报道罔顾华西的事实,父亲当年看了不生气,只是因为“不值得为没由来的事情生气”。

  分享:分享给朋友用手机看帖文,请扫一扫。用微信/易信等扫描还可以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举报a喇叭BB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3-03-29 07:44:38跟帖回复:第7楼土举报a大不明白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3-03-29 07:45:19跟帖回复:第8楼缩影。举报a贾令隆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3-03-29 07:48:37跟帖回复:第9楼华西村不“红太阳”--------顶住“以粮为纲、不准弃农经商、不准弃农办工业”等左的一套,偷偷兴办社队工业而率先致富。

  、全民所有制“大锅饭”,约束了生产力的发展,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农村的经济实现了快速发展,随着的进一步深入,城乡居民的生活水平都有了质的改变,这是不争的事实.谁如果连这个也否认,那就是瞪眼说瞎话。

  中国特色的,就是走多元化的发展道。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强调“一切从实际出发”,反对生产经营模式上搞一刀切,在初级阶段,当温饱问题没有解决时,分田到户是必然的选择,但是温饱问题解决了之后,有的地方发展得快一点,集体主义、主义的成份自然可以多一点。华西村的支书吴仁宝说过,他现在搞工业的这一套,如果在毛的时代早就被抓起来了,一开始也是偷偷的搞,慢慢的才发展起来的。而且毛的时代要求的特别严,农民你就是种地的,根本不允许农民搞工业,这门坎很难跨越!

  小岗村如果不从实际出发、不分田到户,继续吃“一大二公的大锅饭”,持续吃它三年五年,全村人饿死得差不多了,那还叫?那还叫做是有正常心态的人?55岁以上在南方农村搞过生产的人都知道,时期收早插晚(简称“双抢”)劳动效率极其低下,抢收早稻、抢插晚稻、前前后后要40多天,还要启动城镇干部和学生下乡去“支农”那时期打农药、掏粪便等脏活累活大都是由地富反坏右等“黑五类”干的,社员群众大多“出勤不出力”劳动效率极其低下;分田到户后,收早插晚前后不超过一个星期,根本不启动城镇干部和学生下乡去“支农”。劳动效率的高低真是天壤之别!到底什么是“小岗”呢?小岗村当年的集体主义经济搞不好,也就是大家都偷懒不为公家干活,所以搞不好,农村的温饱解决不了,没有办法,只好偷偷的将土地承包了。但当时承包土地是要担风险的,按照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冒着“杀头的”的。总结一下小岗的是什么呢?那就是为公家多干一分都不行,为自己掉脑袋也可以。我绝对不是在侮蔑小岗人,如果为公家干和为个人干,大家都使一个劲,那么一定不存在能不能干好的问题。也就是说承包前承包后产量应该相差不多,既然小岗人一步跨过了温饱线,也就是说小岗在承包前是干得不行的。这点如果不承认,那么承包土地就没有正当理由,小岗人为公家干,干不好,为自己干,能温饱,为了私人的利益不怕“杀头”(各位见谅,这是小岗人自己说的)。小农经济思想是由生产力水平决定的,想在几十年甚至几年内转变为主义思想境界,?1958年至1976年的历史已经充分证明失败了!.因为,奉献等高境界对少数先进人物可以,对大多数不行,一时一事、短时间可以长时期不行!霸蛮搞只会挫伤群众的积极性,阻碍生产力的发展。

  华西村的第一桶金来源于他们办的小五金厂,这使得华西村在末期有了过百万的资产,想想其它村吧,恐怕很多还是负数。由于有资本优势,再加上吴仁宝治理有方,以身作则,才使得华西村能够快速发展,也因为华西村的领先,所以他们才能团结起来,他们的主义才能搞下去不分家。如果华西村穷,则不可能有现在的模式,如果吴仁宝为人不公直,则他们也不能搞到今天。 现在回过头来说五金厂,在时代,这是最高所严厉的,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是要消灭的制度,在,就有一个村支书因村里办了个五金厂而被!可以说,办五金厂相当于今天的贩毒!甚至更严重!!而华西村的第一桶金就是不听毛的话,偷偷摸摸搞起来的,如果没有后来的,吴仁宝其实是当时的罪犯。不过,历史变了,吴仁宝便成了楷模。如何说呢?说到底华西村之所以富主要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不唯上,不把毛的讲话当最高的结果! 现在说到小岗村,它本来就很贫瘠,人穷则思变,所以它能开风气之先,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也正因如此,基础不好,故难于发展,所以至今不富。但是,以小岗村和华西村做代表来说明两种制度的优劣则很不可取,小岗村原本就比华西村穷得多!

  1977年以前的农畜产品,个人是不准买卖的,工业产品是要介绍信的你们年轻人不知道:1957年至1977年社员和生产队弃农经商办企业是要挨的啊! 当国家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口粮供应和生活费发给断绝,孩子在山区劳动,和贫下中农一起分粮后,一连串的困难问题便产生了:首先是分得的口粮年年不够吃,每一个年头里都要有半年或更多一些要跑回家吃黑市粮过日子。在最好的年景里,一年早晚两季总共能分到湿杂稻谷两百来斤,外加两三斤鲜地瓜和十斤左右的小麦,除此之外,就别无他粮了。那两百来斤的湿杂稻谷,经晒干扬净后,只能有一百多斤,这么少的口粮要孩子在重体力劳动中细水长流地过日子,无论如何是无到的。况且孩子在年轻力壮时候,更是会吃饭的。在山区,孩子终年参加农业劳动,不但口粮不够吃,而且从来不见分红,没有一分钱的劳动收入。下饭的菜吃光了,没有钱再去买;衣裤在劳动中磨破了,也没有钱去添制新的;病倒了,连个请医生看病的钱都没有。他如日常生活需用的开销,更是没钱支付

  小岗村分田到户--------齐心协力闹散伙。小岗村社员群众,冒着杀头坐牢的,冲破体制,实行“大包干”,他们是“只求不饿死”的典型!

  举报a白云间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3-03-29 07:51:54跟帖回复:第10楼不哭不笑但有悲!悲的是国人还生活在中世纪!举报ashixun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3-03-29 07:58:08跟帖回复:第11楼世袭制的写照!有啥值得说,嘿嘿!谁有不是一看就明白了!举报a李子园里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3-03-29 08:06:28跟帖回复:第12楼毛左说刘家远食子,老汉啃树皮那两张照片是的。举报a一直看不懂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3-03-29 08:20:26跟帖回复:第13楼吴二世?举报a9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3-03-29 08:21:38跟帖回复:第14楼金三胖微缩!举报axinzhanghao只看此人不看此人2013-03-29 08:34:10跟帖回复:第15楼转至第3楼第 3 楼北方佬2013/3/29 7:23:53 的原帖:一家人都是官,不错呀所以要强调假主义啊。这乡巴佬,狡猾着哪。举报a发布新帖跳转至:╋猫论天下├猫眼看人├商业创富├经济风云├文化散论├原创评论├以案说法├股市泛舟├会员阅读├舆情观察├史海钩沉╋生活资讯├杂货讨论├健康├家长里短├味来之家├职场生涯├咱们女人├家有宝宝├消费观察├产家居├车友评车├猫眼鉴宝╋影音娱乐├动漫人生├猫影无忌├影视评论├音乐之声├网友风采├娱乐├笑话人生├游戏天地╋文化广场├菁菁校园├甜蜜旅程├心灵驿站├原创文学├汉诗随笔├闲话国粹├体育观察├开心科普├IT 数码╋地方频道├会馆工作讨论区├江西会馆├凯迪西南├海南会馆├珠三角├凯迪深圳├会馆├上海会馆├河南会馆├长三角├贵州会馆├杭州会馆├会馆├会馆├美洲会馆╋凯迪重庆╋站务├站务专区├待用├十大美帖├视频创作├商品发布a快速回复:[转帖]老吴仁宝葬礼 有人哭也难免有人笑(图)选择最近@的朋友帐,或直接输入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性等不作任何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或传统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特别提醒】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1.全关于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Copyright © 2002-2013 华兴本地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