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滨湖 为何不当年

安徽新闻 2020-11-18141未知admin

  18生于安徽合肥的刘文典是时期的一枚狂士,他“二十岁就名满”,极具传统士大夫的傲骨,呈现人面前的总是一副“狂生”模样。新滨湖他师承刘师培、章太炎,往来结交的人有胡适、陈寅恪......

  有人曾向他借阅过三藏取经的书,发现书的天头地脚及两侧空白处都布满了他的批注。注文除中文外,还有日文、梵文、波斯文和英文。

  “其知识之渊博,治学之严谨,令人叹为观止。”——(傅来苏,《刘文典教学琐忆》

  “一字之微,征及万卷”是刘文典的治学格言。

  刘文典曾说:“别人不识的字,我识,别人不懂的篇章,我懂。你们不论来问什么问题,我都会予以解答。”

  刘文典其人除了狂,还有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传闻。

  比如,在西南时,有一次日军飞机空袭,刘文典看见沈从文从他身边跑过时大怒,骂道:陈寅恪跑是为了保存国粹,我跑是为了保存《庄子》;学生跑是为了保存文化火种,可你这个该死的沈从文,你什么用都没有,你跟着跑什么跑啊!

  再如:就是传闻他曾经踢了的故事。

  事件起因安徽大学学生与隔壁安徽省立第一女子中学发生的冲突。

  这天晚上女中举办校庆晚会,安徽大学学生得知消息,前去观看,因多数学生无请柬,又不甘被拒于门外,便硬挤入会场,女中方面遂关电闸,结束晚会,这一举动引起安徽大学学生不满,开始砸门、毁窗,新滨湖且打伤女中师生。

  后赶到,平息了。

  经几天协商,刘文典代表安徽大学表示,愿意道歉和赔偿损失,但不同意立即肇事学生,遂引发女中学生到安徽省(时在安庆)。

  恰巧此时正在安庆视察。蒋决意会见刘文典和女中校长,协商解决此事。据说,蒋拟惩处安徽大学为首的几名肇事学生,刘文典不同意,说学校又不是衙门,用不着你来管。

  气的跑到学校,当面刘文典:“教不严,师之惰,学生夜毁女校,秩序,就是因为你这学阀......

  刘文典当即反唇相讥:如果我是学阀,你就是新军阀......

  两个人在盛怒之下动了粗,出手过招之中,刘文典飞起一脚踢了蒋。

  美国的这个报告和以往类似的报告一样,罔顾事实,充满了,对中国的国防建设妄加评论,中国战略意图,中方对此反对。

  这个“文战总司令”的,虽然细节多有出入,踢还是没踢?踢到没踢到?不得其详,但总体并非空穴来风、有证可寻,鲁迅的《知难行难》一文中提到了这件事。1929年,刘文典离开安大到任当主任时,胡适也曾经提到过此事:安徽大学校长,因顶撞了,遂被了多少天。

  不管怎样,仅凭刘文典讲过的“大学不是衙门”这句名言,足以堪称一代风骨。

  然而,同样是这位刘文典先生,在五十年代大学校园里,则彻底没了脾气。

  刘文典在1949后被安排到云南大学当一级教授,并出任全国政协委员。1956年刘文典出席全国政协会议时,曾受到的,刘文典在面前表现出和郭沫若等文人同样的谦恭,他在政协大会上发言,表示“很侥幸地、很光荣地赶上了这个伟大时代”。

  刘文典还说:“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我再生了!新滨湖”——(刘兆吉,《新文学史料》2002年第4期)

  不幸的是,1957年反右开始后,刘文典所在的云南大学也不例外。经历过后,刘文典终于在会上低头“认错”,承认那些的“”。

  刘文典说:“我的问题最严重,我需要”。

  昔日桀骜不驯的,终于低下了他高贵的头,那个固执的刘文典,被拿捏得服服帖帖,完成了的作践。

  当然,同时,他的和生命一起走到了尽头。1958年7月的一个深夜,刘文典突发脑溢血去世。

  娄绍昆退休前是市卫生干校中医学高级、市中医学会常务理事。40多年来,他一直倾心研究中医经方,对《伤寒论》有较深的研究。如今他还担任温州市健康产业和中医药促进会特色传统医药产业委员会的顾问。

原文标题:新滨湖 为何不当年 网址:http://www.huaxinyimin.com/a/anhuixinwen/2020/1118/190859.html

上一篇:杜国豪 疫情之下,滁州二院最新现状!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2-2013 华兴本地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