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岩山 93番外之刘曜

山西新闻 2020-11-1875未知admin

  刘曜快死的时候,儿孙都在他的身边,一个个跪在他身前泣不成声。尤其是那丫头,都是当祖母的人了,仍旧哭得双眼通红,不能自已。

  “儿臣在。”已经跟随他姐夫多次征战的少年已经被磨平了稚气,他握着刘曜的手,有些紧也有颤抖。

  刘曜感觉身体里的气在一点一点的流失,他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也有了重影,他知道,这一关他定是躲不过了。

  “父皇。”有人在耳边轻声喊他,声音里带着压抑的哭声,似乎下一刻就会彻底爆发。

  刘曜看着的帐顶,自觉这一生已经没有什么遗憾的了。死有什么的,有人已经在地下等了他许多年了,他竭力护着她的一双儿女至今,如今儿女皆有所成,也该是时候放手了。

  “父皇……”刘晃握着眼前这个苍老的男人的手,浑身颤抖,他难以想象他真的会这样送别他。

  “照顾好……你姐姐。”他用了最后一丝力气,侧头看向不远处的女儿,眼神依旧是慈父般的温柔。

  最后一丝气息耗尽,他终于在儿女的哭声中走完了这一生。闭上眼的那瞬间,眼前突然白光乍现,他看到了多年未见的女人朝他走来。

  “陛下,咱们走吧……”她的手有些冰凉,拉着他往黑乎乎的尽头走去,仿佛这一走便不能再回头。

  “王爷,王爷!”一道急促的声音从帐来。

  男人一下子从床上翻身坐起,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还未从梦里抽身而出。

  外面的人匆忙进来禀报:“王爷,敌人趟过了赤依河,正朝着咱们的驻地而来!”

  “王爷,孙副将让属下请示王爷,是否要做好出击准备?”

  是了,他想起来了,这便是那最关键的一场仗。他全胜而归,奠定了自己在南方的地位,从此刘宋王压过陈王楚王,成为坐拥江南富饶之地的主人。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当年他是且战且退,直至退到了阿莲山,他才组织了队伍全力反击,大胜一场。

  可这次他改变了主意,他决定将敌人消灭在赤依河,然后尽早赶回江南,赶在他女儿出生的前一刻。

  “侧妃娘娘,用力啊!”产婆在一边急得满头大汗,这都生了一夜了还没有生出来,她担心最终产妇和孩子都保不住,那她这条命估计也完了。

  床上的女人浑身是汗,她抓着床单咬着毛巾,连眼睫毛都被汗水打湿。

  绿芙上前拿掉了她嘴里的毛巾,扶着她又喂了一碗鸡汤,安慰她:“别怕,小一定会平安降生的。”

  此时的女人还没有日后那副把一切都掌控在手里的冷漠,她害怕地流下泪水:“绿芙,孩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别自己,什么事儿都没有,来,咱们继续。”绿芙放了汤碗,抓住她的手,给她鼓劲儿。

  窦英华的神色有些疲惫,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她摇了摇头,有些乏力了。

  “,王妃娘娘还等着你报喜呢。”绿芙弯腰,凑在她耳边说道,“若是生下小公子,想必王妃娘娘也会高兴的。”

  王府里接二连三的生了女娃,若是她生下男孩儿,日后的前程自不可估量。

  窦英华的眼底闪过一丝决绝,她决定了,若等会儿继续难产,她……

  外面突然热闹了起来,嘈杂的喜悦声从外面传来。

  窦英华还没有反应过来,一阵旋风刮过,一位身着盔甲带着泥尘的味道的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别了二十年的人,突然就这样出现,跟最后两人见面的场景一模一样。她还是难产,他仍然紧张。

  卢先生曾说,“血脉一系,儿子就是我的一部分,我并非没有恐惧,我怕他离开,我想看着他天真无邪的脸,看到他的笑容,听到他的声音,触摸他的手指,我就安然,并且相信,我们一定能跨过这个坎。”这是来自一个父亲心中最深沉、最难以割舍的爱。

  “英华,我回来了。”他跪在脚踏上,握住了她的手,目光复杂极了。

  不管杨烁人在西安,还是在上海,还是在深圳,这女子都会飞过去陪伴,感觉两人并不是单纯的P友那么简单,应该是一种维持长久关系的身份。

  窦英华的目光有一丝惋惜,她看着襁褓里的女孩儿,多么希望她是一个男孩儿啊。

  可刘曜却抱着女婴不撒手,眼底热泪上涌,他抱着小小的姑娘,想象的却是他辞世之际那个扑到他身上抱着他的姑娘。有陆斐在,她那一生一定可以过的很好,他很放心。

  “王爷似乎很喜欢小小姐。”这是之后所有人私下讨论的话题。

  刘曜的偏心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前两个女儿出生后,他也只是抱了抱就完事,连名字也是满月的时候才取的。而这位小小姐出声不到一个时辰,他便抱着她亲昵的唤她“阿媛”。

  “不,是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的媛。”刘曜抱着一团红皱的女婴,脸上的笑意迟迟未落下。

  窦英华愣了,这个小婴儿……她日后会成为倾城倾国的美人儿吗?王爷对她的期望是不是太高了些?

  刘媛说是在刘宋王的膝头上长大的也毫不夸张。小的时候刘曜会抱着她向自己的朋友炫耀——这是我的女儿,她叫阿媛。等阿媛再长大一点后,刘曜的书里也有了她的一方小书桌,他批文,她描红,父女俩相处融洽。

  别说人搞不懂这位阿媛小姐为何会如此受宠了,连窦英华本人也不是很清楚。

  “还好还好,早知道阿媛这么受王爷喜爱,我当初就不该起那坏主意。”窦夫人对着女儿说道。

  生儿子是为了固宠,要是生了一个比儿子更会讨丈夫欢心的女儿,结果不是事半功倍吗?

  唯一遗憾的是阿媛似乎跟王爷更亲,而且随着她的年龄渐大,这种判断也就更清晰了。

  当事人应当自本处罚决定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根据《中行政处罚法》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六条、第四十八条的,履行上述处罚决定。

  一场欢爱结束,窦英华躺在刘曜的怀里,用指尖在他胸膛画着圆。

  “王爷,过几日把阿媛送回妾身的院子来吧,她也大了,再住在王爷的院子里也有些不便。”

  刘曜闭着眼,享受此时美好又静谧的时光,虽然这样的安静立马被打破了。

  “就让她待在本王的院子里,她是个小机灵,本王很喜欢她。”

  “可王爷这样护着她,她都不喜欢妾身了……”窦英华有些委屈的说道。

  刘曜心想,鉴于你上辈子的表现,他是怎么防备也不为过的。虽然换孩子被他的突然出现了,但指不定日后她还要借着阿媛做什么坏事,他才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睡吧,本王累了。”他一个翻身,将她牢牢地抱在怀里,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女儿受宠固然好,可她根本不跟自己亲,还又有何意?

  “阿媛乖乖,来娘亲这儿,娘亲有好吃的。”趁着刘曜出了门,窦英华派人把阿媛抱到自己院子来了。

  已经四岁的阿媛长相已经很不俗了,她有母亲的大眼睛和父亲的高鼻梁,圆嘟嘟的脸蛋儿,白皙又滑嫩,见着她的人都不住想要亲亲她。

  “不吃。方岩山”她抱着自己的小木马摇头,了窦英华的好意。

  绿芙担忧的看向窦英华,果然后者表现出了失望的意思。

  但还好,窦英华不是那么肯服输的人,吃的不行那就玩儿的,玩儿的再不行她就带她上街,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总能入这位大小姐的眼吧。

  时间一长,阿媛也认她这个母亲了,偶尔在刘曜的身边碰见她,她还会扬起笑脸给她打招呼。窦英华甚为欣慰,总算没有白费功夫啊。

  阿媛一日日的长大,王府里也终于有男孩儿出生了。

  窦英华整日整日的睡不着觉,有时候看着阿媛的目光甚为惋惜,这要是个男孩儿多好,以刘曜的偏心程度,这世子之位不是手到擒来,那她还会被王妃压上一头吗?

  可让人觉得奇怪的是,刘曜并没有急着立世子,他似乎根本就没有这项打算。

  “俞侧妃自从生了大公子,可是越发了,今日见着娘娘仿佛跟没看见似的,方岩山她以前可不是这样。”绿芙忿忿的说道。

  窦英华撑着额头,有些无奈:“她生了儿子该她,你平时也多让着她院里的人,别起冲突。”

  “奴婢就是咽不下去这口气。”此时的绿芙还年轻,自然没有后来那么好的定力。

  窦英华何尝能咽下这口气呢,可咽不下又如何?掐死俞侧妃的儿子吗?

  起因是俞侧妃捏了一把阿媛的脸蛋儿,但力道下重了,一下子就把孩子拧哭了。

  “不准哭,爱哭的孩子可没人喜欢。”俞侧妃手下的人这样她。

  “这就对了,好孩子。”俞侧妃满意一笑,伸手又在阿媛的另一边的脸蛋儿上拧了一把,力度同样不轻。

  可到了晚上的时候,她就开始发作了,在刘宋王面前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谁问都不答应。

  “父王的乖女儿,谁你了?”刘曜摆出了严厉的神色。

  阿媛捧着自己的脸,哭得凄惨:“阿媛……痛……”

  刘曜把她的手一拿开,仔细一看,果然看到了两道红印。

  下面的人噤若寒蝉,都不敢出声。俞侧妃可是才生了大公子啊,谁也不敢这个时候去上眼药。

  “俞娘娘,她揪我脸,还不准我哭……”不用别人代劳,阿媛自己就了,虽边哭边说,但吐词清楚,毫无障碍。

  王府里的人都在闷不作声的观察,看到底是小小姐受宠还是刚刚生了大公子的俞妃娘娘受宠,最近一段时间看起来两边似乎势均力敌啊……

  事明,偏心是没有底线的。刘曜二话没说,连喊俞侧妃对质都懒得,直接罚她进了,满了一个月才准回来。

  俞侧妃连一个安生觉都没睡,被人从被窝里喊了起来,连夜被送进了,才生下的大公子也被交由老王妃照顾。

  次日,窦英华摸着女儿的小脸儿,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扬唇,表情复杂极了。

  “娘,痛啊……”阿媛提醒她,上药要专心啊。

  “哦哦哦,娘给呼呼,不痛不痛。”窦英华赶紧轻柔地给她上药,一边抹药一边轻吹。

  坐在一边的刘曜高挑眉毛,对母女俩如今的相处不置一词。

  通过对马某雄亲戚朋友的摸排调查,发现有一张马某雄的照片,是当时在南昌县打工时工厂为了留念,让很多工友在一起拍的,这也成为马某雄唯一留下的照片信息,于是,开始根据照片上马某雄的特征继续摸排。

  一年一年的过去,几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刘宋王有一爱女,名“媛”,长得惊为天人倾国倾城,据说不是家世与人品俱佳的人休想让刘宋王下嫁女儿。

  可刘媛十六岁的生日一过,刘宋王就将她许配给了帐下的一员将军,那将军这一两年才为众人所知,虽容貌俊美气度不凡,但听说家世单薄,父母毫无一官半职,甚至还在生活。

  刘曜向来对她百依百顺,但一碰到阿媛的事情,他却完全不会顾虑她的情绪,判若两人。

  “王爷!”窦英华难得冲着他大叫,“你舍得将阿媛嫁给穷小子,妾身可舍不得,你要是执意如此,我就……”

  一个对爱慕如深的女人,会轻易放掉中事?

  窦英华想了一圈,似乎真没有制肘他的方法,一时气恼:“你总得问过女儿再下决定吧!”

  难得,刘曜真的点了点头:“好,那你叫她来问问。”

  窦英华对自己的女儿很有信心,她乖巧又孝顺,虽偶尔骄纵但也在分寸之中,绝不会像她父亲这般想一出是一出。想到这里,她剜了一眼旁边的男人。

  阿媛来了,她穿着水绿色的衣裳,像林间飞出来的仙子,漂亮又,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笑弯起来的时候几乎想让人把全天下窦捧到她面前,只求她欢心。

  “阿媛,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嫁给那个叫陆什么的小将?”窦英华直切主题。

  “你自己的心意如何,总要告知你母亲知道。”刘曜接收到她的目光,如此说道。

  “愿意啊。”阿媛回头,笑着看向窦英华,“母亲,他叫陆斐,字子明。”言下之意便是让她以后不要再随便称呼他为陆什么的了……这样很不尊重人。

  窦英华气血上涌,几乎要晕倒。方岩山她扶额,咬着牙问道:“你……为什么偏偏看中他了?”

  阿媛一脸的天真烂漫,双手绞在一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很俊。”如此笃定又甜蜜的语气,当真是陷入爱情里的人啊。

  后来,窦英华终于认清了事实——她的女儿,除了容貌跟她相像以外,的真是完全不像!

  93.番外之刘曜_阿媛最新章节_都市小说

原文标题:方岩山 93番外之刘曜 网址:http://www.huaxinyimin.com/a/sanxixinwen/2020/1118/190777.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华兴本地新闻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